近日,由中原期货主办,郑商所和正阳县政府支持的“期现面对面——花生期货服务实体企业座谈交流会”在河南省驻马店正阳县召开。我国作为花生的第一大生产国、消费国及进口国,面临着花生产业需要转型升级、国内花生价格波动剧烈、产业链上下游经营难度加大等问题,产业人士和花生压榨及贸易企业热盼花生期货上市。

  中原期货研究所所长李娜介绍,我国是花生产销大国,进口国家主要集中于非洲,近年来由于国际花生价格远低于国内,花生进口量持续攀升,2020年1—7月花生进口量累计高达62.29万吨,远超往年进口水平,其中自塞内加尔和苏丹两国进口量占比87%;出口国家集中于欧洲和日本,每年约为十几万吨。受种植花生价格的不断提高,种植收益的不断增加的影响,近年来花生生产呈现三大特征:播种面积缓慢增加,单产水平不断提高,产量呈现增长态势。

  事实上,目前,国内花生企业多以中小型劳动密集型加工为主,融资贷款和人工劳力成本高。另外,花生产业集中度相对较低,行业进入门槛不高,产品同质化竞争严重。

  正阳县县长刘业鹏在座谈会上介绍,金融工具帮助实体企业风险管理的作用日益提高,花生期货的上市势必将加快行业的整合力度。“我们举办此次座谈会,目的是通过交流活动,探讨企业在新形势下如何适应花生价格波动和新型贸易方式的转变,充分认识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套期保值的两大功能,帮助企业利用花生期货做好企业风险管理,从而助力企业精准把握未来行业发展方向。”

  “花生期货上市后,企业可以利用花生期货进行套期保值,满足风险管理的需求。比如可以买入保值,8月,花生生长季,因为天气影响引发产量降低担忧,花生压榨企业需要在收获季采购一批花生,提前在收获季10月合约上以7000元/吨买入20手花生期货合(草拟5吨/手),2个月后,期货价格上涨至9000元/吨,企业选择期货卖出平仓,期货保值盈利2000元/吨,该盈利用于现货市场采购,从而降低采购成本。”中原期货高级研究员刘四奎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

  与会人士认为,花生期货的上市,对全国花生产业稳定发展是一件大好事。一方面,上游种植端可以根据期货价格合理调整种植结构,控制花生销售节奏,中游贸易商和下游压榨企业通过期货工具实现降低采购成本和锁定销售利润的同时,也增加一条现货的购销渠道。另一方面,可以引领农业转型升级,通过订单农业、基差采购等实现价格波动风险的管理和现货购销的保障。

  豫新投资总经理邱涛说,花生期货上市后,后期随着期现业务的进一步发展,花生仓单业务的开展将使现货花生具备较强的金融属性,很好地开展仓单相关业务,既保证了现货价格风险管理,又增加了购销渠道,企业盘活现货资产,增加融资渠道。花生期货上市后,贸易商可以通过花生期货的套期保值、点价、套利等功能来管理现货市场价格波动风险。而且,当前在其他农业领域广泛开展的“保险+期货”“期货+订单”“保险+期权”等模式,也可以丰富花生企业对冲风险的途径和手段。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与建议,不代表入市交易指标。
本文系作者授权远腾量化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入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