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后,受新冠肺炎疫情及国际市场影响,多数大宗商品在开市后大幅下跌。由于担忧餐饮等用油行业需求萎缩,豆油、棕榈油价格持续疲软,相关产业面临挑战。作为应用期货工具较为成熟的产业之一,油脂油料产业企业因深度参与期货市场,积极利用衍生品工具进行价格风险管理,在节后有关商品价格大幅波动时仍实现稳定经营,为平稳复产复工做好了充分准备。

  疫情下的油脂市场

  “2月份以来,国内油脂市场价格出现普跌。”北京合益荣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周世勇说道。市场需求的大幅度萎缩已经给国内油脂市场带来实质性利空,依据测算,今年一季度棕榈油国内消费量可能减少60万—70万吨。

  在春节之前,国内油脂市场却是另外一番风景。棕榈油和豆油两大油脂主力联袂上涨,价格纷纷刷新近年新高,棕榈油期货主力2005合约节前曾触及6476元/吨的高点。

  “印尼和马来西亚政府纷纷实施各自国内的生物柴油计划,间接刺激了棕榈油市场的需求,导致棕榈油成为节前市场上涨的领头羊。”周世勇说道。

  但高歌猛进的油脂市场价格在节后迎来重挫。

  宋磊在油脂行业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他是中垦国邦(天津)有限公司运营部期货经理。“疫情实质性地改变了国内油脂市场供给格局。由于餐饮用量非常大,疫情直接中断了豆油市场的去库存进程,也抵消了棕榈油市场由于需求增加和产量减少构成的上涨压力。”他向期货日报记者表示。

  期市成油脂企业“避风港”

  “目前油脂压榨产业成熟度较高,行业内的龙头企业都深度参与期货市场,利用农产品期货进行套期保值。”宋磊说道,2020年以来,九三集团作为大豆行业领军企业,在严格做好疫情防控的基础上,积极利用衍生品进行价格风险管理。

  据介绍,大豆压榨厂作为油脂油料产业链的中间环节,由于原料主要来自进口,从采购到销售变现的时间较长,要承担大豆采购成本及产品(主要是豆粕、豆油)售价的双向价格波动风险。

  “九三运营团队根据已经定价的进口大豆数量,按照相应产品得率在大连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操作,并随产品销售节奏平仓。在春节(1月23日)前,就已经持有一定数量的大商所豆粕和豆油空单,全部是对应企业未来生产加工产品的套保单。”宋磊说道,春节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期货市场开市后豆粕触及跌停,随后反弹,目前已经恢复到节前水平,豆油当天跌停,随后持续走弱。九三集团通过套期保值操作,提前锁定了销售收入,规避了主要产品价格波动风险。“通过期货市场套保,企业可以专注于大豆的生产加工,获取合理的产业利润,减少了突发事件对正常生产经营的影响。”

  除了九三集团这种大型企业参与期货市场套保之外,合益荣下属的民营企业仪征方顺粮油工业有限公司(下称仪征方顺)也在积极利用期货市场管理风险。

  据了解,仪征方顺位于江苏省仪征市开发区,2004年成立,专业从事食用植物油的储存、加工、中转贸易业务,年进口各类油脂量约20万吨,年销售各类油脂30万吨左右。

  周世勇介绍,春节前,公司经研判认为2020年国际油脂市场将总体供需平衡,但结转库存的减少将使得总体供应趋紧。尽管当时认为中国国内油脂行情从中长期来看,至少2020年上半年仍看好,但担忧春节期间国际市场油脂价格大幅波动以及为了规避回调风险,工厂1月初将敞口头寸全部通过期货市场进行了套保。

  据介绍,公司于1月14—22日分别在棕榈油期货主力2005合约上进行了卖出操作。“由于公司春节前的期货套保,在期货市场获得了很好的收益。”周世勇说道,如果没有通过期货市场进行风险对冲,疫情事件对公司的打击将是灾难性的。节后的油脂市场虽然终端需求被抑制,现货出现亏损,但是在期货市场得到及时有效的保护,期货工具再一次使企业规避了风险。

  巧用期权缓解疫情压力

  除了利用期货市场进行风险管理之外,近几年上市的期权等衍生品工具成为企业管理风险的另一种有效途径。

  宁波升达凯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升达凯富)成立于2005年,主营业务为豆粕贸易,经营模式则是通过签订基差合同从上游油厂采购豆粕,随后销售给下游饲料企业。

  升达凯富总经理钱祁仁在豆粕现货贸易方面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业内人士,但对于期权却是个“门外汉”。今年,在利用豆粕期权实现风险管理方面他打开了新的视野。

  “2019年12月,升达凯富与上游油厂签订了10000吨4月份的远期基差合同,并以2750元/吨的价格完成点价。企业希望为10000吨豆粕现货进行保值,规避价格下跌风险,稳定经营利润。” 钱祁仁说道。公司虽然风险管理需求强烈,却面临着资金有限、专业套保知识缺乏等困境,如何有效利用期市等衍生品市场工具,实现公司风险管理,成为摆在公司面前的头等大事。

  钱祁仁介绍,为对冲与上游油厂签订的1万吨4月份交割豆粕基差合同,公司找到了银河期货辽宁分公司,希望利用期货市场实现风险对冲。银河期货辽宁分公司结合市场情况及公司的实际经营需求,提供了灵活的豆粕期权组合策略,帮助公司实现管理价格风险的目标。

  据介绍,2019年12月30日,升达凯富在银河期货指导下,以豆粕M2005合约为标的,采用海鸥期权组合策略进行了1万吨豆粕场外期权交易。由于公司已在2750元/吨点价,基差为0,因此现货采购价格确定为2750元/吨。2019年12月30日,豆粕期货M2005合约价格在2750元/吨上下。升达凯富买入执行价格为2750元/吨的看跌期权、卖出执行价格2650元/吨的看跌期权、卖出执行价格2900元/吨的看涨期权,数量10000吨。通过一个买权和两个卖权叠加,企业只需支付9元/吨的权利金,即可在豆粕价格下跌时获得最大收益100元/吨。

  受疫情影响,豆粕年后首个交易日大幅跳空低开,但触底后反弹,因油厂开机延迟及物流受限造成短期供应偏紧,而终端饲料企业年后集中补库需求增加提供利好支撑,粕价迅速回补跳空缺口,在2650元/吨左右持续振荡。升达凯富通过利用期权策略获得了100元/吨的收益,成功对冲了现货价格下跌风险。

  “豆粕场外期权为公司提供了新型的风险管理工具,有效化解了疫情带来的价格风险。” 钱祁仁说道。

  同时,记者也注意到,在当前国内各行业复工复产的紧张时刻,国内期市等衍生品工具也为企业提供了虚拟库存、远期基差合同管理、线上市场培训、线上交割等各种便利性服务,切实帮助了国内油脂行业复工复产。 (本文转自期货日报)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与建议,不代表入市交易指标。
本文系作者授权远腾量化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入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