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及“保险+期货”需多方共进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6日     作者:张文斐 周晓雅 杨美 来源:期货日报

      经过3年多的试点发展,当前“保险+期货”已令越来越多的农户及农业合作社走上了风险管理之路,各类金融机构在服务中彰显出自身的特色、优势及创新能力。虽然“保险+期货”试点初显成效,但如何探索出一条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服务“三农”之路,仍是摆在相关各方面前的一大重要课题。

  自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稳步扩大‘保险+期货’试点”以来,我国期货行业便掀起了一轮高质量服务“三农”的热潮,与此同时,农业保险领域也迎来了一次革新。

  经过3年多的试点发展,当前“保险+期货”已令越来越多的农户及农业合作社走上了风险管理之路,各类金融机构在服务中彰显出自身的特色、优势及创新能力。虽然“保险+期货”试点初显成效,但如何探索出一条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服务“三农”之路,仍是摆在相关各方面前的一大重要课题。

  服务“三农”要更接地气 

  参与“保险+期货”试点项目后,辽宁省锦州市黑山县建国养鸡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韩建国才更加认识到“保险+期货”对于农业的意义。谈起参与试点项目,他感触良多:“以前,东北的玉米、大豆等农作物可以拿到国家的生产者补贴,但蛋鸡养殖户却没有任何政策上的补贴支持,再加上疫情和市场价格波动等风险,很多养鸡大户做的都是赔本买卖。‘保险+期货’则可以帮助养鸡大户规避跌价等风险。”

  韩建国在2017年9月5日至12月4日分3期共参保了600吨鸡蛋,在第1期和第2期结算价低于目标价时收到了理赔款约13万元,除去自己缴纳的10%保费,参与价格保险让他少损失9万多元。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在参与价格保险后,韩建国所在合作社的养殖户开始把主要精力放在投资养鸡上,敢于提高养殖规模,不再担心价格波动风险。此外,通过鸡蛋价格保险,还能获得比较稳定的收益,减少亏损。

  “随着‘保险+期货’试点项目的进行,我们合作社的社员结构也得到了进一步优化,单个社员养殖规模逐步壮大,合作社总存单量增加5%—15%。同时,‘保险+期货’对整个公主岭周边养殖产业的发展和升级也起到了一定的带动作用。”韩建国说。

  在云南,胶农通过“保险+期货”规避了天胶价格波动风险,一年的收入得到了保障。云南胶农罗玲告诉记者,虽然她对“保险+期货”运行机理的了解还不是很透彻,但通过亲身参与,能感受到这是个好工具。“整个项目运作下来,我们胶农不仅没有支付保费,而且当天胶价格出现剧烈波动时,还能获得赔付,我们都觉得很满意,希望这个项目能长期运作下去。”她说。

  虽然有很多农户还没有参与到“保险+期货”项目中来,但他们从其他参保农户身上看到了“保险+期货”的好处。罗玲告诉记者,自从她参加试点项目后,身边的胶农陆陆续续向她打听消息:“保险+期货”能保障什么品种、有多大范围的保障、要交多少保费,等等。

  由于现在“保险+期货”还处于试点阶段,覆盖的品种、承保的规模、涉及的面积有限,保费补贴金额有限,很多农户想参加却没法参加。

  另外,罗玲还有新的诉求:目前她参加的试点项目是价格险,只提供价格保障,只有当天胶产量达到一定规模,才可以通过试点项目保证收入,如果产量较低的话,收入就很难得到保障,因此希望天胶“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保障范围能更大一些。“现在我们的胶树染上白粉病,无法进行割胶,只能等到病情过去才能开始割胶,所以今年的产量肯定会受影响。”罗玲说。

  “刚开始谈试点项目时,总会迎来质疑和否定的目光,现在反而受到了农户的欢迎,一位黑龙江的种植大户告诉我们,自己种地是‘土里刨食’,而‘保险+期货’是‘保命’。”广州金控物产衍生品事业部副总经理陈杨深刻感受到近两年来农户对“保险+期货”态度的转变。

  中华财险辽宁分公司农村保险事业部副总经理金鑫则表示,连续3年参加大商所“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不仅带动了公司保费收入增加,而且还提升了品牌形象,增强了农险业务创新能力。

  “3年来,随着保险公司与期货公司合作深入,保险工具与期货工具的融合逐步提高,‘保险+期货’试点项目在满足农户保险需求的前提下,合理设计期权结构和使用金融衍生品工具,有效降低了保险费率,降低广大农户参保的门槛。”金鑫说。

  韩建国则希望,未来“保险+期货”试点项目更接地气一些,地方政府或相关部门能给予更多关注和支持,让农户能支付得起保费,相信这样不仅能扩大农户参保的积极性,给更多农户带去保障,而且还能让“保险+期货”有更广阔的天地服务“三农”。

  适度拓宽保费资金来源 

  自大商所、郑商所、上期所相继推行“保险+期货”试点项目至今,这一新型的金融工具不仅有效保障了农户种植收入,而且对提升农民种植积极性、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具有重要意义,兼具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同时,在“保险+期货”模式服务“三农”的过程中,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功能和作用日益突出,期货行业不断以“保险+期货”为着力点,对服务实体经济的模式进行探索、创新和优化。

  记者梳理发现,经过3年多的试点,“保险+期货”试点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尽快优化和完善。

  第一,从各品种的试点规模和产业规模看,虽然“保险+期货”试点规模在不断扩大,但各个品种的试点规模相差悬殊,有的经过快速发展已初具规模,有的则还处于起步阶段。

  第二,从覆盖区域的投保主体组成看,参与主体大部分为贫困户,其中部分试点项目实现了对当地贫困户的全覆盖,有的试点项目的贫困户占比仍较低。

  第三,从保险险种看,价格险的数量远多于收入险数量。

  第四,从期货公司运用工具看,由于缺少对应的场内交易工具,在已开展的“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中,期货公司大都是通过期货复制期权,在期货市场上进行风险对冲,手续费成本较高。

  第五,从国内期货公司和保险公司的参与度看,国内共有30多家期货公司参与试点,保险公司只有人保财险、安信农保、中华财险、大地财险等十几家公司参与,数量相对较少且支持力度有限。

  第六,从保费补贴结构看,以期货交易所补贴为主。

  据记者了解,在“保险+期货”试点项目推进过程中,对于期货公司来说,最大的问题莫过于保费资金来源。

  “‘保险+期货’试点项目推进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保费资金来源。”鲁证经贸负责人秦小海说,目前包括鲁证期货在内的期货经营机构已具备了更大范围服务农业生产的能力,但保费资金来源主要依靠交易所,交易所的支持力度虽大也是有限的。另外,在项目开展过程中,还存在诸如组织保障不强、对冲成本较高、市场容量不够等问题,虽说在当前的小规模试点项目运作中,这些问题的影响不大,但随着试点规模的不断扩大,这些问题会给“保险+期货”运作带来挑战。

  “近几年来,期货公司及其风险管理公司在‘保险+期货’试点项目推进上,时常处于无客户、无资金、无话语权的处境。”建信期货东北业务团队负责人季宇认为,这需要期货公司紧紧抓住地方政府和其他机构等社会出资方。

  除了期货公司,保险公司在参与试点项目过程中也遇到了不少难题。中国人保财险吉林省分公司农村保险事业部、保险扶贫事业部、普惠金融事业部总经理陈涛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在推广“保险+期货”的过程中,保险公司面临两方面的问题:一是产品灵活性问题,目前来看,收入保险、阶梯式期权等更加灵活的保险产品尚少,不能充分满足农户的个性化需求;二是市场化运作与覆盖面问题,期货公司和保险公司身单力薄,政府和相关商业主体的资金支持相对较少,对扩大试点规模和覆盖面不利。

  安信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战略发展部总经理周军则表示,“保险+期货”试点虽已开展3年有余,但在推广过程中还会碰到很多困难,比如宣传成本较高、参保主体保费承受能力低、期货合约不够完善等都会影响农户的参与积极性。

  据了解,很多农户非常认可“保险+期货”试点项目的效果,非常渴望能参加“保险+期货”试点。“因此,希望相关政府部门能够加大保费补贴力度,也希望交易所能进一步做精做细相关期货品种,增加可投保数量,扩大‘保险+期货’的试点范围。”周军说。

  建立长效和高效补贴机制 

  现阶段,虽然“保险+期货”试点项目的保障范围和规模逐年增加,但其服务的广度和深度还需进一步加强,相关各方在资金支持、品种研发、引导社会主体参与等方面仍有广阔的探索和发展空间。

  据五矿经易期货副总经理朱家秋介绍,从2017年起,在国内三大商品期货交易所的支持下,公司在5个国家级贫困县开展了7个“保险+期货”精准扶贫试点项目,惠及1.75万余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她对期货日报记者说:“在这些试点项目落实的过程中,我感触较深的是,‘保险+期货’试点目前仍属于期货行业的自发行为,还未上升到中央政府层面,由期货行业强力推进,保费补贴资金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交易所和期货公司,但期货行业的支持也是有限的。”

  朱家秋希望,未来“保险+期货”试点能上升到中央政府层面。一是交易所每年支持的保费能否从政策层面加以确定,同时建议能以此为起始资金,吸引各级政府资金投入,扩大资金来源;二是希望农业部门能补贴“保险+期货”试点实施方——期货公司,利用“保险+期货”把农业风险化解出去,缩减中央直补开支,或者在原有规模上覆盖更多的品种、农田和农户。

  “以前是期货公司服务农业企业,现在是服务万千农户。由于大多数农户所处地区偏僻,交通不便,信息落后,所以借助政府的力量很重要。由政府牵线搭桥,我们可以把交易所的资源集中在某个县,慢慢通过县到市再到省,把‘保险+期货’试点连片推进。当然,这不能单独靠一家或几家期货公司的力量,而是要靠整个行业合力。”朱家秋说。

  在秦小海看来,农业保险的原则是“政府主导、市场参与”,“保险+期货”这种利用市场化手段解决农业生产问题的工具,就是确保让有能力的金融机构加入到服务队伍中来,并要让他们的服务置于监管之下,要建立一种机制,规避金融机构的技术风险、道德风险和操作风险。金融机构也要结合农户的实际需求,设计贴近市场实际的保险产品,让农户的利益得到充分保障,增加农户的获得感,提升农户的参与积极性。

  “目前‘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主要以价格保险、收入保险为主,未来收入保险一定是主流,价格保险则主要用来满足投保主体的个性化需求。因此,建立‘保险+期货’发展的长效机制,保费水平是核心因素。”陈杨说,从政策层面来看,农业保险必须要有财政补贴支持,因为农户全部自缴保费负担太重;从产品设计看,保险公司需要科学厘定产量部分保险费率和价格风险对冲比例,降低保费水平;从投保主体看,需要降低保障预期,由保障收益回归保障成本,从根本上降低保险成本;从产业链看,需要引入产业链下游企业加入,一方面是通过产业链各环节利润来反补保费,另一方面构建风险闭环,降低涉农信贷风险,综合降低农业成产成本;从市场容量看,受期货市场规模和交易规则的限制,每家期货公司可以承接的量还无法支撑大规模开展“保险+期货”,因此需要进一步提高期货市场规模和流动性。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与建议,不代表入市交易指标。
本文系作者授权远腾量化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入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